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他们杀了Marc Joseph Berg

“世界上所有的艺术作品都是政治性的,倘若不是政治性的,则一定是色情的。” - Marc Joseph Berg  

     引用这句我这一年里最喜欢的话,讲讲为什么我如此拍照。在我的作品里,我大多数时候在探讨个人与环境的关系;与他人的关系。但无论是哪一副作品,都能看出理想信念的饱满和现实的引力之间的巨大落差。人的信念,期待,在里面;同时的,折磨,孤独,现实的引力也在里面。从我自身出发,我把当今社会生活中这两种最极端的但是又息息相关的元素融合在一起,试图维持一种平衡,过度,甚至共生关系。在大多时候,作品中黑色的元素占画面的大多数部分,这其实是为了突出人与环境(主要是逆境和现实)之间的比例。但无可厚非的,最终信仰和坚韧犹存,哪怕是痛苦的,哪怕是孤独的,这是一场战斗,是人与环境之间的博弈,是敌对关系,是共生关系,是互相转化,平衡关系;我在讲述一个故事,关于环境造就人,人也在改变其环境的故事。如果你感受到压抑,这很正常,孤独和痛苦还有与现实的摩擦曾经陪伴过你;如果你感受到信念和坚韧,这也很正常,你懂得过漫山遍野的尸骨和无比苦楚的现实但却依旧风雨琳琅坚定而洒脱。这是对待世间的美好事物的一份爱,而且我的态度是,我会一直坚定爱并浪漫下去,纵然现实的引力无比沉重。选择去爱是一条孤独也寂寞的路,选择一条孤独的路注定也要选择痛苦;但是,也未必没有同行的人。

    如何区别我们和他们?

    Marc还说过,“我们与他人的不同是,我们对待艺术的态度是严肃的。因为剖析和理解自己,这是在同样意识上和潜意识里对主观情感的一种自我认知性的肯定。”

    我曾很喜欢motion blur类似动态模糊对于情绪的表达,表达的是现代主义和象征主义的典型,可同时也被很多网上很多摄影师所影响。比如一开始从日系荒木经惟森山大道筱山纪信,到逐渐CHICOFONG,还有Lofter,tumblr,微博和推特上的一些人,再到最终形成自己目前的风格,我觉得摄影对于我并没有生活本身重要,或者,它根本不重要。那只是我表达的一种方式,像说话,像写字一样。我个人是一个浪漫主义自由主义甚至无政府主义心态很重的人,所以摄影很多时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排解或者很随性的事情。很随性并不意味着我不认真严肃去对待它,就像斟酌自己说的话,写的字那样。我喜欢用手机拍照,这是随性的,直接的一种体现,但是我会用手机认真去拍,这是严肃的,直接体现态度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如果说为了改变和描述,和很多纪实摄影不同的是,我更倾向于诗性的表达。很多人会被偏向于真实的直接摄影或者Pictorialism 所打动,而我更认为直接描述关系和情感的表达更加触动人心,对我而言,同时成为“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一样重要。

1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Комментари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