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关于时间和钱

“我决定了,把沙拉放到冰箱里,明天吃好了。”

    这是我回到纽约的第五天了,这里和去年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要按照之前的话说,无非就是黑色的桥,无光的湖,满大街狗屎,还有沉默的魂魄。其实早就知道,这个城市对我而言,已经没有活人了。

    “ 她呢?”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所以每次都在徘徊自己放弃了什么的时候,突然感到疲惫,然后迅速堕入梦境。

    雾气弥漫在一个耀眼的南方村落,鸡鸣狗叫着薄雨和雾;沿着潮湿的石板路一直向上,向上,努力避开着墨青色的苔藓,远方传来炭火烧烤琉璃的味道。

    “我们到了。”

    直到一直往前走,秃子拎着手里的铜壶,往里面吐了口痰。

    我从来没见过那把铜壶,好似已经很破旧了的样子,却依然在某种程度上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我刚想开口,秃子便瞪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作声,我也只能知趣,然后闭上嘴。

    雨还在下着,沿着石板路一直往北,走到了村子的尽头。秃子指了指左手边。

    一人吃了一碗猪血之后,秃子说,醒醒吧。

    然后好像,我就真的醒来了。做了到目前为止我所能承受的一切。从头至尾,一人贯彻着一些别人看起来很虚幻的东西,没有意义的东西。曾经多少人无数次告诉过我:“钱,钱,钱。” 我也一度想不被人改变,不能被人改变,可是现实的引力,实在是太沉重了。

    他还说了,“有条件,就不要活在别人的眼光里。” 其实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有我一生无法背叛的东西。所以我把那些厌恶的东西,理解称为:爱。

    到目前为止,我爱过家人,爱过兄弟姐妹,爱过狐朋狗友甚至,可我从来没有过爱上的女人。很久都是,暂时存留在我很喜欢,或者是我很欣赏里面。可能,那种依附有责任的情感我从某些方面是抵触的。或者是从某一瞬间深知了没有什么东西是没有条件的这样的事实之后,反而更加消极了呢。

    我不知道。

    总之,我离开了那个南方村落,也吃完了那碗猪血。

    二十三天后,美其名为Melo的人死在了我的世界里,说实话,我不知道她得了宫颈癌。

    我也想救她,可是我没有钱。

    我想把自由买下来,可我没有钱。

    我身上的钱,只能买一些看起来不平淡的时间而已。

    我的时间,也快流逝干净了。

    话说回来,如果什么也不改变,

    我就不需要钱。

1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