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北京的另一些雨

凌晨四点,走出东二环外边儿的街道,还没回过神儿。刚下完雨,天空通透着墨水深层沉着的蓝色,地上一滩滩的小水洼飘着槐树叶子。路灯藏在树的枝桠里面,带出斑斑点点的光,洒在停在路边的机动车上。一个人都没有,没错,和我走之前的北京一模一样。和那个八点放学在学院路点上一根软中华的高中生别无二致。北京的夜晚在此时此刻好看的惊为天人。虽然从来不说不言语,但是却一直身在心里兜着深刻。

    我转手给老李发了条信息:“我又想抽烟了。”

    不记得等了多久,打了辆车,拿着包和还有点潮湿的雨伞, 上了出租车。时光在二环路入口开始,飞一样的向身后掠去。比如这些年发生的很多事情,被人理解和不被人理解的那些过去,都交相辉映在自己或者身边的人身上。橙黄的暖色路灯交叉袭击着被雨水打湿的新鲜的空气;车轮碾压过沥青地上的水洼留下的露珠。

    “你得缓缓。”老李搁了三十分钟,给我回了这么一条。

    “还没睡呢?”

    这样的对话从二零一五年开始,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当时那个逼我在胡志明市举起相机拍照的人呢?好像已经不在了。晚风吹着谁的脸庞,洋溢着什么样浪漫或者沮丧的仪式感,这些东西好像都不能一瞬间被决定。随着时间的流逝,被人们所定义的爱也成为当前纬度下无法被人理解的幻觉。我好像突然想明白一些事情,从踏进家门的一瞬间起。

    桌上还放着1982年母亲留给我的录像带。

    “当那颗月亮从云端升起,我愿我的痛苦如大海里的波涛,而我的灵魂是海面上的月光。它们交错,起伏,但是不怨憎沾染,彼此温柔以待……

    而现在,我的生命中没有敌人,我看到的只有人,一个个在灵魂深处手无寸铁的人。没有谁是我需要战胜的。我没有时间浪费在扼住命运的咽喉了,我有自己的咽喉,我要听到内心的声音。” ——“The Long Walk Home”

    那我想,那三个月无光的湖,也许是值得的。至少,但你去理解一个人的时候,心里会无比平静。

3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