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四月是爱谁谁的谎言

那天晚上我把所有的胶卷都放进冰箱之后,整个充满光线的小隔间再也装不下任何食品饮料。 整个冰箱的储藏间只有满打满算的胶片和半柜子的酒。我笑着跟四爷说我们两个摄影系的人一起住,冰箱大概就是这个下场,我已经料到了。四爷嘿嘿一笑,“精神食粮不是吗,也算吃的。”

两天以后,我发烧了。纽约三四月份的风寒和气温变化无常令人肋间神经隐隐作痛。刚喝了一大杯水,抗生素的药劲儿还没过去。只要再过上五分钟,又会变的口舌干燥,昏昏欲睡,四肢乏力。这样混沌过了几天之后,记忆线跳转到了晚上熟悉的昏黄灯光,Murphy坐在我自行车旁边,在三月末的酒局上养着的鱼。笑嘻嘻跟我说,“你还记得你之前说了什么吗?”

Khalifia问我,“你回纽约了吗?”


我说,还没呢,但心已经回去了。如果这次再分手,我就不谈了,然后把朋友圈儿里的女性列表出来,除了有血缘关系的,挨个睡一遍。

就上一篇周记里写的那样,没过四五天,我果然分手了。这一次坚持了一个月零7天。于是,为了保证我微信列表里亲朋好友和诸位女性的人身安全,走投无路之下,我只好咬牙把微信卸载了。听到这事儿,后来Murphy一下就笑了,还说:“按我的微信名,估计要排到Z了,还没轮到我你就得,精尽人亡。

是啊,一千多个姑娘,要睡到什么时候去,想了想,算逑。


三月的最后一天,帮杨总拍完了她的 Final Thesis的 Lookbook,老曹说我是噩耗的传递者,一分手就带动全宇宙。我突然想起我妈最喜欢给我的做的参鸡汤面,在饭桌上总是旁敲侧击地关心我的情感问题,给我好的建议我从来就没听过,我都是和她讲,你不懂你不懂,我们这些搞艺术的。我知道她什么都懂。

我记得Lyle跪在桌子上的照片,还记得在泡菜馆子吃得红彤彤的拉面。楼上gallery放着坐在铁栅栏中间半透明的钱小姐。

四月三号,Megalo Box开始更新,突然找到混沌武士星际牛仔攻壳机动队以及FLCL的混合即视感,收到邮件说房屋保险还没上,一不留神,突然记起来Waterside还欠我四千二百块钱呢。

我说我记得布鲁克林那天喝多了Plumb beach 的海滩上,她问我最喜欢的art work是哪个,我说是 Caravaggio 1602年的 The Incredulity of Saint Thomas,感觉感同身受如今。就算是被议论被非议,我也做得很坦诚。至少还能坦诚的面对自己的,用这样的方式接受别人,真真实实,潇潇洒洒,坦坦荡荡。

我说这是我最终最想做的自己,这些年我一直是这样。

所以,别人给我发好人卡的时候,全都是笑着接受的。

然后忍着牙痛交了房租,人生一下进入了贫困潦倒的巅峰,这间接导致在做junior的presentation的时候,声音磕磕巴巴,后来我觉得,这样完全可以被理解。毕竟兜里一个子儿都没有,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

后来一直策划的 case 被turned down,放弃北京,又开始在纽约找场地,这样忙碌着又过了一周,直到和系主任聊完,听够了RGB和CMYK的笑话,后来我想着,今天要跟她吃最后一顿饭了。


我带她去了我夜宵最爱的一家拉面。

然后,像往常一样,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消失在汹涌的人流之中。

我知道这标记着,所谓从高中开始,长达五年的青春期的结束。

我也知道这样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说她会尊重我的决定,她说我一旦决定逃跑,就一定要坚持跑下去。

我想都没想,说了声,好。

就这样结束吧。


去驾校上了几个小时安全课之后,再一次的浑身发热把我拉回了现实。为了看到真相,就不去持有看法和观点。

四爷说,你还是心太软了。

我说,是啊,我不一直是这样吗。

“我可是隐形贫困人口。”我笑着说。

15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