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短想-5

她会跟我说,“你看这水蛮清澈的。”

1948年,Hiroshi Sugimoto耽误了一千亿多光年出生。他说,“我一半的人生,都花费在把自己那如梦境般的狂妄和假设,再现到我自己的视网膜上,成为实际可见的形体和创作。”后来我徘徊在他纽约工作室下的时候,心里想的事,可能还是为什么我被迫被输入了这样的观念。从最开始,就活成了很多人嘴里口中无聊至极的track。路边deli卖的快过期的硬的baggel,冰箱玻璃橱柜里三块钱一瓶的smartwater;我和emi说,我可能不会再去东京找她了。

回家打开mail box,收到一张专辑,上面写着:“0.7”

“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去搞创作。” 我摸着专辑上幽兰的封面,对着自己说。

“更奇怪的是,我觉得人们口中的艺术家已经死了。他们觉得学术舞弊和作品抄袭没有任何问题。甚至为此抛出许多借口。”

“你瞎操心什么,这不是从最开始就那样。”

“以后的艺术馆,除了禁止抽烟的牌子以外。还得挂上,禁止携带手枪,冲锋枪,防爆枪。”

ERIK WÅHLSTRÖM 做他的 legacy 系列的时候,可能从没想过自己会上bon的杂志,也没想过哪些读者会真正对“a piece of artist’s shit”感兴趣。所以从这方面出发,fashion这潭水确实还是很清澈的。

3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