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金石为开

一/

总是偶尔想念以前的夏天,跟当下流淌着的好日子不一样。以前的夏天总会被自己的记忆模式主观美化。无论是冰西瓜和冰啤酒都随意往肚子里塞的自由的味道。夏天雨后柏油路的气味。而有时候,随着年龄长大,被要求的的地方反而多了起来,人们总是期待你能按照他们所想的方式活着。为了不伤及无辜,自然需要磨掉一些什么。我倒希望成为一个不被所有人期待的人,一个真正的旅行家,一个Traveler。无论想做什么事情,想去哪里,都可以自由体面,不会被身边琐事拖连,也不会被无法拒绝的人指责。举个例子吧,喝了酒洗完头不吹干就吹空调,这样是容易的受寒和感冒,但如果我对这个行为习惯上瘾,我就不希望别人评价它好或者是不好,而是能接受这样一个我。我举这个例子的原因就是,我不会真的傻到喝了酒洗完头不吹就去吹空调,但我总希望有人能接受这样一个真实而有小毛病的我。所以在过去的那些夏天,我们疯狂喝酒,唱歌跳舞,与他人欢声笑语的日子,随着年龄长大真的逐渐逝去了。笑笑不会再下了公交猛冲向那家山羊皮酒吧一口气喝到十连吐。我也不会在与周围的人起争执干瞪眼明目张胆地打一架了。

我说生活没意思的地方在于,他太无理取闹了。不仅如此,而且比莎士比亚还多戏。台词先码码好,呔!你这没用的东西,到头来不如做颗螺丝钉。稳稳扎扎实实在社会中发挥着自己的作用,一来,不用想这么多有的没的,二来,能有一个稳定的轨道,哦,我是说生活方式。像常人那样无趣的活着,所以,你看,其实不是生活无趣,是我们把自己都想的太特殊了。


二/

我在湘西的时候买了顶花帽子,随后在网吧奋战我用诺克萨斯之手八杀一死十三个助攻的关键时刻停电了。整个网吧被我咆哮着普通话洗礼了以后,我带着花帽子离去。你看,想当个传奇也挺难的。好像后来明白,游戏对于我更像一个社交工具。有时候对着电脑也不愿一个人,想听人说说话,互动互动。打游戏就是和队友共同达到一个目标,这么想着。


好像打游戏的时候也确实挺孤单的。


三/

想要别人对你卸下防备其实很简单,先让对方对你产生兴趣就好了。

“在古代,遇到一条河流,就船就可以过去。而现在,世界小了,水却急了,河流和樵夫都不一样了。”从杭州回到北京,打开0.3毫升的空气瓶子盖猛吸一口。每次聊起北京,心里还安排的词都是什么岁月静好,国子监早晨阳光穿过树荫,胡同里骑自行车遛鸟的老大爷;买糖油饼排队的人们。随着这个城市的不断老化,这些烂俗的剧情和鼓楼的夜晚都唏嘘着消逝了。只有我们知道这个城市独特的地方,那些冰啤酒和电风扇构成的别致的夜晚;那本没写完的矫情的日记。下雨后独特的泥土香气和黄色的灯光敷在水洼上,叶子一片一片码在男孩儿女孩儿鞋底。我无比陶醉在自己的回忆里,碎片式的记忆节点向我袭来。今天我换了十万美金,加二十本假护照。我现在自由了,我想去哪儿去哪儿。

亡命之徒聊北京和过去什么的就有点捞。所以我打算,明年不跳楼了,也不抱怨了。我心里都暗自庆幸,去学了两天字。桑格格说,“我也开始练毛笔字了。每写一个字,我就要停下来思考一下,不是欣赏,而是想逃走。”我想着,书法嘛,童子功,买卖不成仁义在,诚心是看到了,金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不用开金石,只要能打开我心上姑娘的大腿根儿就行了。


四/

最近偶然被发现是个很细心的人,什么事情都忘不掉。尤其是情感上的事儿。我希望能被理解和原谅的。

狠下心对自己说:“好了华洛,我允许你忘掉这些人了。”

可惜临走前最后一把峡谷输的惨无人道。


“华洛,狠狠地啄!”

可是还是不甘心。

10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