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湿的。隔离酒店的饭菜难吃,床也是湿的,被子也是湿的。我依稀想起自己破处那年,17岁,也是上海,潮湿的床和被子,永远不舍得关的空调。不关空调冷,关了太潮,木质的床角起了霉的那种潮湿。操他妈的。幸好程翔这个机灵鬼给我寄了几瓶啤酒,不然,我还真熬不下去。我想着,我在康桥郡昆西街横竖也是的,熬了快半年,快六个月,怎么上海这俩礼拜,就快坚持不下去了?对没错,我到上海了。也就飞了几十个小时,洒洒水啦。我得安慰自己,这没什么。再不济,还不是对上海产生美好的愿想了?意淫不能有,几十个小时跟你自己信的那点儿微博狂热患,一起不了了之是最好的,否则,别说俩礼拜,五天就得疯得没人型儿。事实上,我得一直做些事情刷新这种麻木感。比如一直找人说话,一直发朋友圈儿,无穷无尽的刷抖音。我想着:好啊!这可是无产阶级真正的娱乐项目!


关于这年代最糟糕的事情是,大家只关心你过得好不好,而没人关心你精神状况怎么样。我管这叫“阶段性抑郁症”:因为它和真的抑郁症并不一样,它是一种“触突式”的应激反应。这与长期幽闭不与人交谈很有关系。一旦你的大脑给你一种“假象的”,“间断式”的,你还健康的错觉,就宛若一张阿姆斯特丹到上海的机票。“你以为”你回家了,实际上你只是从一个陌生的城市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城市而已。这跟你是谁在哪儿一点关系也没有。对于任何时候你都是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触突式阶段型抑郁症”患者。你漂泊于这梅雨季节湿润的空气之中。你甚至不属于你“自己”。而你所认为的“我还好”,也更是一种对于PTSD本体的“低敏感式麻木”。它不存在于你真实的健康指标里。没错,它和真得抑郁症不一样:它只是一种“触突式”错觉。表明这种错觉命题的“证据”,就藏匿于对耗损“自身”的处理方式上:一点点小小的位移,并不能本质上重新定义长达六个月的“幽闭”。


你可能会说,“别墨迹了,你只是没出门而已。” 说的也没错,可能这种长期的自身损耗给我带来的益处远远多于它的不良影响。就像是所谓的“锤子效应”。长达“半年”的幽闭像是一把锤子,而我的所有主观想法,无论好的坏的,都像是一大堆钉子。可以显而易见,这一把锤头可以解决所有钉子。变成实打实的“局部最优解”。就像摇滚乐,深呼吸睡眠法,和布洛芬一样。这些东西简直就是这残酷世界里的作弊器!我一直没了解过,所谓的“锤子”不止一把。一旦你找到了自己的小金锤。生活仿佛都变得简单了。

关于摇滚乐的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儿。我想我得带出来好好思考这个问题。这就是一旦,万一我快触地的时候。摇滚总能提醒我应该时刻保持愤怒,像十七岁射的太快,或者像十九岁喝到胃出血那种愤怒。摇滚乐规定了“他们”。这个“他们”总是压迫者,单位的上司,不满意的甲方。总是不同意你观点的人,总是你的父母,总是你的长辈,总是那些和你道路不同还对你指指点点的的人,总是那些冷眼旁观的人,那些在你最需要的时候转身离开你的人,那些见死不救的人;总是让你痛苦的人,你的爱人,你的朋友,你曾经的朋友,你的情敌,你的追求者,总是你当前阶级的敌人,总是那些有钱人,总是那些狗屎,总是你自己最讨厌你自己样子。

总之,摇滚乐给你塑造了一个合理的“假想敌”,你可以把这些负面的情绪冲着这个“敌人”发泄出来。这种反抗有益于身心健康。而且这总是能提醒我17岁的自己,为了什么追求热爱,为了那愤怒的样子,也为了那自己讨厌自己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些年来一直,是我一遍又一遍治好了我的精神疾病和隐患,所以我不止一遍地感谢我自己。多亏了你这聪敏的小脑袋瓜!总能给自己找借口。而这骨感的聪敏却成为了我的逆鳞和顽疾。挥之不去的还有它的“副作用”。不得不提。这没什么好的,“莫斯科日记”没什么好的,“本雅明”也没什么好的。“康米主义”,就更不用提了,简直是糟粕中的糟粕。飞机一落地,我才再一次深刻感知到了,我出生的国家,是一个由工人阶级领导和无产阶级组成大多数的庞大体系。同时我也再一次意识到思想的“解放”,和意识形态的“解放”将是至关重要的。纵然着糟粕也关联着猪肉价格和股市的虚高,但总体而言,这还是好的。至少知识分子有权利选择真正站在人民群众这一边儿。


不过,我已经喝完了程翔给我买的啤酒了,接下来会稍微难熬一点,我想着。也许我应该放一放自己的放荡形骸,好好把手头的工作挨个做一做,想一想接下来真正要干什么。在到家之前,我还有时间理清思路继续当我的“三流学者”。一旦认清自己的位置,就很容易继续往下了。一流摄影师,二流艺术家,三流学者,四流搞笑艺人,五流电竞选手,六流车手,末流摇滚明星。

所以其实也还好,至少在选择交流的时候,我得时刻提醒自己:许镜中!你还有“沉默”这个选项啊!这是最致命的,一定要善加利用。而且不要忘记,你是个末流摇滚明星。所以,问我末流到底是什么。


对了,还有深呼吸,布洛芬,和世纪末摇滚乐。

18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历史遗留问题

一/ 历史遗留问题 在场谷呆了大半年,之后开车去了新泽西,把一直言语了大半年的温泉算是泡上了。嘿,夏天泡温泉,您说说多新鲜,能不烧的慌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疲惫不堪,恩佐说,他再也没遇见过我这样的人。我说那就对了,不然怎么显得我对你重要。恩佐说也不是因为你有多重要。我说那咋回事。恩佐说只是自己社交圈太小了。我走了以后容不下第二个艺术家了。我说不至于,以后会有别人给你烧螃蟹吃的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