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今天又久违说起了东京

酒精在我体内淤积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像沉淀下水底深层飘忽不定的泥土和海藻氧化后形成的淤泥的云雾;而我整个人就变成了逐渐缓慢发酵的粽子,上升至另一种自怨自艾的新高度。如沐春风,喜悦拂面而来,习以为常,虽黯然神伤但是怡然自得。

话说回来,回到初中生的问答时间;

“在纽约,没有什么人是真正开心的;而我们这些人,阳气太少了……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我到底是心理问题,还是年龄到了。”想得最明白的人,也会说,无非不就是自己骗自己。是啊,这话说了很多年了。从床头的呢喃到喝醉酒夜晚的闲聊,无时无刻不在警醒着自己,这样做对吗?不对吗?还应该继续这样下去吗?还是需要改变了吗?

橘红色的灯光敲打在晾衣架上,阁楼侧壁上方的风扇不知疲倦的转着,转着,转着,说着他这些年看过的,男人,女人,年轻的,老去的,健康的,残缺的。站台上的时间飞快的流逝,我们又到了出发的时间。

“列车就要开了。”

“空调有点凉。”他看着我对我说,这次从上海到莫斯科再到东京。想把之前关于纽约的一切都抛之脑后。在铁铸的高架桥下,无数蓝色的高耸闪着现代感光芒的楼宇向身后狂奔而去;光晕夺目的速度,紧接着是另一个桥口,再另一个桥口。到了中转站,离开还尚有余温的站台,她一遍又一遍舔着我的脖子右侧于锁骨的连接处的皮肤。然后我拼了命的向莫斯科郊外的雪地跑去,也许还有河边的小木屋,松木和桥梁,还有没结冰的河流小溪。我逃离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想可能今天我去不了东京了。

打开木屋的门,她已经在那里了。

“I think you’re ready, you just wait for too long.”

1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