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一二三四,当然这也是我洗澡唱歌的时候灵感泉涌,在再一次离开北京之前补一篇日记。顺手也更新一下个人网站。用凑数形式主义维系一下自己的艺术家身份。希望能做到尽量诚恳。


一/北京,城市,人生阶段。


一年半以前再次回北京的时候,我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这次到底还会不会离开。好像就是时间上,我潜意识里放弃了点“什么”。也不清楚是否会定于平庸。当然,现在这个人生阶段来说,我并说不好那个时候自己到底放弃了什么。是想不明白在美国的六七年的生活,或是终极伟大的“艺术家人生理想”?还是我觉得一条路走到头了,然后开始轻松的“退休生活”,吃素饭,食净汤,踏入生活烟火?当然,人生或许可以被一座城市带来的巨大轻松或者平淡淹没,当然在这个语境里,特指北京。


虽然另一方面,我完全同意“被平淡淹没“也没什么不好的。只不过就像是,八缸发动机换成三缸油电混合,总体来说核心方式变了,但并不代表它不快啊!“只要不一个人在外,就永远无法自己说了算。” 这是准则。但是一个人的个人感受和他的决定可以毫无关系……因为我清楚的记得Ziad走之前和我说:你要记住,一个人并不只是他自己,还是他身上package的总和。


正是如此,自由都是具有限制性的。再快的八缸机没刹车它也开不了。没有谁能不受自己原生家庭的影响。再自由的人都不能。所以,这个过程中我没觉得自己亏欠了谁什么,如果有的话,就只能是爱人和爸妈。因为所有人都与我相向而驰的时候,我才理解其实真正支持自己的人并没想象的多。


我想的挺明白的有时候我就能喝上两口酒,当然有时候没那么明白。尤其是涉及到了大家都在说的:啊,你到这个年纪了,该找份稳定工作了,是时候成家立业了,然后结婚,生个小孩。稳定下来。


我操你妈。管好你自己。


于是从知名大学FAS的Camlab的工作结束后,我决定就算咬牙切齿也得完成个人生理想……我得开个酒吧,不开不行的那种。


二/折纸兔


当然,别人问我你为啥决定开酒吧的时候。我都会笑着应付,“因为我是个酒蒙子。”


这方面我肯定不能说实话啊!难道客人会想看我傻逼一样的趴在自己的吧台,喝个烂醉:“因为我喜欢随机的混乱,和不同的人交流,遇见各种好人,坏人,聪明蛋,傻逼和各种怪癖的潜在可能性……”


这听起来浪漫吗,正确吗?当然不。因为这个事儿本身就听起来挺傻逼的,还会得罪不少傻逼朋友。


但是,也不是因为他们或者我是真的傻逼。没有人在这点上能被怪罪。虽然只因为傻逼是人类的共性,而我以为是更简单的,一个“汉隆剃刀”原则:本质上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太多傻逼或者恶意,更多只可能是无知或者信息不对等,或者是因为熵增而增加每个人关系之间的可能性而已。有些东西他可能没有故意要给你下坎儿,他只是不理解。


所以和傻逼一起玩挺高兴的,谨记在心这一点。


当然了,我理解这里面很多痛苦的部分,比如酒吧经营过程中营业额流水不健康,经营理念和同伙有冲突,甚至最后会不欢而散。欠下些钱,然后拖累好多其他人。被疫情搞的没脾气没生意,或者来了傻逼客人,或者物业挑这挑那,要么就是被平台割韭菜下套,要么就是被吐槽太不好找。


开个酒吧,就目前而言已经得罪一圈儿人。朋友、同事、各个圈子的不同同行、这那的,不知道是好坏事儿。但也还行,我好像不太在乎。总体来说算是一个人生体验吧。我的最大幸运就是我好像是个“人生体验家”。怎么着都不会太窝囊。我总能回来。这点别人有时候就羡慕,那也没辙,我就这样,没心没肺的一批。


当然,抛开这些不说,愚钝如我还是幸运的。这就是在东安市场和我分别的Willson和我讲过“傻人有傻福,傻逼有傻逼福”。在即将到来的离别之前,没想到那个百货商场又开门了。一瞬间童年的所有风都再一次滑过指尖。拎着滑板和贝斯踏上十号线坐到牡丹园,在滑板天台上喝得大醉,或者是第一次能真正意识到自己没准能干点儿什么,对身边造成点什么影响。当我开始拿起相机或者放下画笔,没准自己成为标准饭局家的梦想近在咫尺的就要实现了。没准在四年前那个大型闭环的入口处彷徨的人就立刻能直冲云霄。考上PHD,和人吹牛逼。


或者没准是我又犯傻逼了。


三/一叉腰就生气的人


刚才写一点,但没完全写好,关于爱情和姚老师。


到现在一年多,可是谈了个这辈子都不会后悔的恋爱。好多事儿一下子想明白了。或者有时候甚至不用去想了。因为你遇到这样一个人,她就是从她那边儿站在你身边了。要不然就是像一首诗一行一一行,日子眨眼就过去了。

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俩去了挺多地方,干了不少好玩的事儿。我陪她或者她陪我。大多数时候她陪我多一点。有时候日子有点儿太快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忘了写日记这件事儿。我觉得可能是个好的方向,我以前从来没觉得自己能这样。


我俩还养了一大窝子小动物,两条狗,八只猫。


因为以前的艺术家总是不能只爱一个人,比如你看毕加索是个渣男,换了六个老婆。我肯定不是毕加索,所以我也当不了渣男。


她说她和我在一起以后也变了,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好的,她说以前她也伤害过别人,也不在乎别人对她的好。我说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爱情这个东西咱俩一块研究。没准研究的明白,没准研究不明白,但是你看时间过去的速度,可能心理有个数儿……


不详细写了,朋友圈看的够多了,不然大家又要羡慕了。


四/光锥和钝角


这是一回事,光锥是可预测未来内有可能的时间发展方向,钝角是荒谬的网络语中最正确的却无关的可能性。这些东西产生的浪漫主义链接叫以前叫主观意义的修辞,现在叫犯傻逼。

这也是为何这次我行文之中傻逼二字如此频繁。一个作家,悲悯的哲学家需要反复用拥有自己个人符号的特殊阐释来表达自己对某一个概念的所属权,所以以后大家都需要用他的阐释才算得上真正解读。养过狗的朋友都知道这跟我家波本抬腿撒尿占地盘的本体论如出一辙,所以我称之为犯傻逼。


“想到太阳要落山的时候,就很悲伤。”


这就是犯傻逼的典型。


少想,多做。别在乎自己的感受,任由其发展。


顺其自然,并痛击时间的大鼓。下一更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可能明年再见了。

16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历史遗留问题

一/ 历史遗留问题 在场谷呆了大半年,之后开车去了新泽西,把一直言语了大半年的温泉算是泡上了。嘿,夏天泡温泉,您说说多新鲜,能不烧的慌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疲惫不堪,恩佐说,他再也没遇见过我这样的人。我说那就对了,不然怎么显得我对你重要。恩佐说也不是因为你有多重要。我说那咋回事。恩佐说只是自己社交圈太小了。我走了以后容不下第二个艺术家了。我说不至于,以后会有别人给你烧螃蟹吃的

Bình luận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