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历史遗留问题

一/ 历史遗留问题

在场谷呆了大半年,之后开车去了新泽西,把一直言语了大半年的温泉算是泡上了。嘿,夏天泡温泉,您说说多新鲜,能不烧的慌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疲惫不堪,恩佐说,他再也没遇见过我这样的人。我说那就对了,不然怎么显得我对你重要。恩佐说也不是因为你有多重要。我说那咋回事。恩佐说只是自己社交圈太小了。我走了以后容不下第二个艺术家了。我说不至于,以后会有别人给你烧螃蟹吃的。

这就是离别,恩佐能泡80度的温泉,我说你们日本人都太牛逼了,一个个不怕熟透了?恩佐说,你有信仰的话就不会。我说我有,马列主义。恩佐笑道,马列主义不算信仰,就像你不算苏联人。我说,操你妈,别小看我们艺术家的意淫能力。恩佐继续笑,说,艺术家也不算信仰。

风扇一直开着,散热器也嗡嗡作响。水池子里一大堆烂碗边儿上的冰箱,还是2080ti旁边儿的cpu,还是亚马逊十二块钱的小玩具。夏天它好就好在,温度这个事儿能给人安全感。至少你热不死。不像冬天,你随便外边儿喝了个酒,没准一觉就过去了。常有的事儿。所以说,人不能太靠自己,还是得靠大自然。

而我也想明白了,人总是不能给自己找借口不去处理历史遗留问题,如果说它在那儿,那它永远是个问题。你可以假装看不见,却不能装作没发生过。

一切发生了的都是既定发生了的。这是这么多年经验主义教会我最唯物论的道理,因为它关系到你下一顿饭吃什么,吃得好不好。它不再是一种幻觉,或者一个分层的疏离的现实,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逻辑系统里的一个bug,你不修的话就没办法继续运行,这整个就是一个天大的嘲讽不是吗?你猜怎么的?

恩佐问我,你现在人生阶段,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我想了一下,对恩佐说:“明儿起床还得刷碗。”

二/ 历史遗留问题

我想了一下,如果我以后结婚了,未来老婆愁我微信里小姑娘太多,那我只能再弄个新微信号,结婚用了。

三/ 历史遗留问题

系主任让我麻利儿的把活儿都干完再滚蛋回北京,我说极其不愿意,但是还是答应了。这事儿只有一周了。我也不是怕干不完。主要是夏天真的太热了,热到我没有去工作的动力。紧接着,爸妈巴不得我现在就出现在他俩老人家眼皮子底下。这让我左右为难,但本着为了吹空调的意愿,我还是回国来的痛快。省的这俩老东西天天跟我这瞎操心。加上昆西人民实则买不起空调。

四/ 问题

我在河岸的礁石上吹着风。我想我什么都不需要。如果我能一直在河岸吹着风,那我就一直在河岸吹着风吧。

五/ 历史遗留问题

我想唱ktv了。

12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