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本质

从等高线的这一端到海角的尽头,你我分别失去了什么。她可能从没想过要成为这样的一个人,但是她会记住,只有我能找她,她找不到我。

    从头到尾,也并没有对她敷衍什么,对她说的一切,也都是真的。

    也许你不相信了,但是你要知道这样本身就是没有出路的,被责怪的应该是这件事情,而不是这个人本身。

    可能你不知道,对于我来说这个世界的本质是无尽的山海。

    身上的汗液诉说着这个世界沉甸甸的安全感。我想,另一段故事可以就此开始了;说,一切的开始都伴随着对于死亡的恐惧和压抑到令人窒息的空间感。从来没人提醒过,这样说话是很矛盾的。

    然后,更重要的一点是,讨厌这样的你,你在悔恨和自卑中丢失了自己。这样的你,得不到任何东西。你的言行举止都透露出你崇拜的人的影子,你的每一滴唾液都舔舐在别人的皮鞋上。你的所有一的一切都令人反胃,不安;诚惶诚恐。

    这样的你,也得不到任何一部分的我。

    你对我,还有这个世界所存在的扭力,都一无所知。

    我又能期盼着什么呢?就算与你说的太多,也无法改变挽留这样的现状。一直也就是如此罢了,不卑不亢的苟延残喘着。扣着喉咙,想像自己敏感神经深处丑陋的样子,也许我正要这样一个马桶,存放内心中所有的逾矩。

    如果可以,我能花十年时间亲手建造一个不一样的自我,再亲手毁了他。

    毁了我。

    别成为那类人。

    我爱你。

1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