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逆流

雷卿他深深吸下那口烟,吐出时眼角挤出的鱼尾纹仿佛在嘲笑他逐渐发胖的体重。

“中午芋儿鸡次多咯,卖了批。”

一九六九年的九月二十号,雨雾弥漫着低缓的丘陵,而房子就像是铺在这些山丘的切面上一样,蜿蜒的公路分隔着每个山丘的乳房;午时以后,山寨周边逐渐起升起了徐徐硝烟,雷卿知道,这是这杨家寨特有的庆祝仪式,每年的这个时候,或者像是一个新生儿的诞生,都会有这样的仪式,隆重而端庄,短暂且绚丽。

“是个女娃儿!”

堂客们急忙全村上下奔走相告,杨家寨全寨上下锣鼓齐鸣,人人脸上都充满了喜悦的神色,只除了两个人。

寨主和和雷卿。

从十个月以前,寨主的眉头就没舒展过。

隔壁村寨有一位医师,住在离村子最远的那个山头里,半个月才会下一次山给人看病。

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只因为他带了一顶黄色的毡帽,于是大家都叫他黄先师。

黄先师不以别的出名,只因为其八字占卜及其的准。据说他曾经精准的预测出刘家村五师爷的死亡日期。

寨主眉头紧皱的原因,就是因为,黄先师告诉他这年九月诞生的女娃,会给这个天下带来大变。每当寨主继续追问, 黄先师酒就会摇摇头,默默不作答。

雷卿把剩下的烟屁股嘬了个干净,回头冲我说:“走,我们走。”

我跟着雷卿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在这个年代,没人抽得起这么好的卷烟。

天空逐渐开始飘起了细雨,灰压压的扣在雷卿身上,他整个人就像一块坠落在人间的陨石。抱着毁灭世界的心来到这个世界上,却被周遭改变的如此颓靡。

“我要去给那个女娃,使个法。”

“该发生的总会发生,这有什么用?”

“让它晚点发生。”

寨主看见雷卿进了屋子,眼睛立马发出了光。

“来!雷师傅!快请进!”

雷卿甚至没看寨主一眼,径直走到了那个刚出生的女娃跟前。只见雷卿的手指在女娃额头轻轻一点,左手反身抽出一张发黄的纸符贴在床头,嘴里似乎默念着什么。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吗?”雷卿左手按着纸符突然说道。

寨主一脸疑惑:“雷师傅,你这是……”

雷卿瞬间吼道:“锤子,我没和你说话!”村长一脸疑惑的望着我。

“我是个……宇航员啊,我一开始就和你说了,执行A3990b4任务的时候,检测到K03星云团附近有不明……”

“所以我在问你!什么是宇航员?”雷卿瞪着我。

过了半晌,雷卿见我一脸木纳,转头问了村长。“黄先师还说什么了?”

“这个丫头二十九那年会给整个世界带来灾难……”村长支支吾吾。

雷卿放下手里的纸符,转过身来认真看着我:“你变成这个样子,是哪年开始的?”

“我都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啊!2027年人工智能实现量产话数据流意识网路传输技术实现……”

还没等我说完, 雷卿便冲着村长低语:“我需要确认一件事情。”说完,雷卿从后腰包里掏出了一把抗战时候从日本军手里抢来的一直带在身上的0.91,射向了女婴。

我感觉身体开始变轻,意识模糊。

一九六九年的九月二十号,雨雾弥漫着低缓的丘陵,而房子就像是铺在这些山丘的切面上一样,蜿蜒的公路分隔着每个山丘的乳房;午时以后,山寨周边逐渐起升起了徐徐硝烟,雷卿知道,这是这杨家寨特有的庆祝仪式,每年的这个时候,或者像是一个新生儿的诞生,都会有这样的仪式,隆重而端庄,短暂且绚丽……

1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