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还没说够的话,我们可以路上再说。”

    雨下透了整个北京,北京潮的像上海一样,在某个时刻,连路边的野草野花,街边槐树还是银杏上的露珠,都充满了女人味。

    “午夜的巴黎孤女和大叶檀香。”

    她精通Serge Lutens的每一种味道,唯独少了我的那种。车辆的远光灯化成线从三十米的高空旋转而过,潮湿的空气亲吻着她脸上的油脂和泛光湿润的嘴唇,她眼角的失望,我都看得到,我都看得到。黄色的蜡烛和火柴熄灭的烟,盘旋在人群上空,透过黑夜和连续而蓬勃的心跳声撞击着广场周围自行车棚旁边一小块干燥的草皮。

    “我想要原来的自己。”

    “正是原来的自己让你的现在变成现在。”

    “阿7啊,你看起来很失望。”

    “对啊,可能对于我来说,大家的夏天还没过完,我的冬天却来了。你呢?”

    我揉了揉模糊的眼睛,眯着眼对着手机的麦克风:“我的春游结束了。”

    然后我删了那条留了一年的朋友圈,换成了三年前的那条。今晚我不能睡了,我得回到我开始的地方。

    2014年对我说:“如果你以后还会来,我会一直想你的。”

    我知道从2014年我转身离开高中校门的时候,那样一个个子不高的她的我的影响已经超乎了所有我能预控的范围,她是我所有人格里占比例最大的那块基石,从最开始我就根本忘不了这样的她,她的眼界,她的价值,她的自我。也许我应该text她,也许我应该……

    “我已经原谅你了,你……。”

    “原谅一次就够了。”

    我多希望她能原谅我。

    “我觉得纽约这个城市不对。”

    “人不对,

    人不对,

    人不对。”

    “过了期的牛奶,没放盐的汤。”

    “这对你来说太坏了。”

    飞往云层中双层的城堡,巴厘岛南岸公园尽头那用浮筒铺成的水汽竹筏上无尽的星光,西南方的小岛,摇曳远去的烛光纸船和海平线,或者是锡耶纳麦田广场上群马奔腾和人们的欢呼声,或者是卢浮宫门口夹着画板走过的青年们,或者是东河坡道上那块十九世纪废弃被海水冲刷长满了苔藓的桥桩,和日出烧红了整个纽约的海风。

    “看着,告诉自己。”

    “人本就永无归途。”

    “而我们终将一无所有。”

2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