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我说啊

三月十五号,我以为纽约不会下雪。

“为了,看场鸡巴破雪,特意往北飞了一千五百多公里,特么容易么我。”点上,戒了俩月的烟,长舒一口气。守着已经空荡了着的224号房间。Patton在我旁坎儿敲打着手机荧屏,“结果刚回来就tm下,我还以为它今年就不下了。”

“啪。”

“你怎么给我把电给我关了?” Patton抬头看着我。

“反正不住了,省点儿电,这个月少交点电费。”

“雪可是年年都下,因为台风年年都来,无一例外,哈哈。”Patton噗嗤一声笑了,“你还有这种时候。”

“你不知道的时候多了去了。”

自从知道了这个美其名曰Tanha的概念,一如往复深刻无法自拔。哪怕就算是对于自我保护和止损的底线而言。在任何人身上抱有期待都是不明智的。就像上个月也没能决战白雪山之巅,这个月也没能在曲终人散搬家之际流下一滴眼泪。毕竟驻足于世,仅有臭皮囊活的一定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生活。为了找到成就感,首先你得先在别人眼里,或者身上,看到 ‘你’ 自己。

“这就是你为什么拍了那么多雪山吗?”

“对,因为雪山眼里没有 ‘你’。”

把所有的家具都放上货车,路旁是小腿肚子那么高,肮脏的积雪;寒冷刺骨,就算是站在路易斯湖中央被风雪杀满全身,恐怕也不及此时此刻的一半,大口呼气,脖子上的铃铛又叮叮作响。然后溜达到东河边儿上,路上去MW买了一个bagel,然后沿着河流的骨,一路走到Waterside。

“千万别爱上任何人,也别信任任何人。”

“给我个原因。”

“因为爱是揭示弱点。”

“那你现在在强求什么?”

我躺在床上,手里举着白鹤,刚吃了的维生素让牙龈酸痛。窗外80年代巨大的Pepsi广告牌闪烁在河骨的另一头。“你知道,从高中到现在,你最容易的犯的错误是什么吗?”他靠在门口,手里拎着他的啤酒,客厅一千lumen的灯泡血液般晕开的暖黄色的光,摄入无光的屋子,床垫上大字形躺着的我。

“你说。”

“跟女人讲道理。你看,你讲明白几个了。”

“谁叫我,是个女权主义呢,讲道理才是对的。”

“那你可想好了,实在不行,我们就抄刀子干他一票。”

“快别逗了,现在美国都不让吃狗肉了。”

“你这种大毒枭,杀狗这个事儿真是小儿科。”

我也噗嗤一声乐了,“这不,野生自然健康原生态。”

然后,我从冰箱里拿了瓶儿业烬的啤酒,津巴了半口Marvrick剩下的雪茄。一阵胃酸又犯了上来,然后打开London Drug,手指避开防腐剂,用指尖儿刚蹭下冰啤酒瓶儿上的水珠粘着抗酸药一起拔了出来。patton又在家里住了两天才离开,还有一件忘了说了的事儿,高中的学生会主席琛子来纽约躲了一周风头,当家里大于等于两个人,就不那么寂寞了。然后,我们笑着说大家变了很多。谁都变了。

“你知道在美国这么多年,最有意思的一件事儿是什么吗?”

“你说。”

“家里从没跳过闸。”

“你记得可真清楚。”

“Keep distance makes things more objective, I don’t know how, but it works for me.”

最后,希望和几十年前起一样,他骑上单车,在夜幕中骑向家的方向。

20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