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气沉丹田断桥残雪烂俗画面之无敌棒槌

有时候我觉得我总能在关键时刻逆转乾坤。


比如吧,五年以前就是这么回事儿,当时觉得考大学这个事儿,山穷水尽疑无路了。

在厦门,抽着笑笑的大烟壶,上了某知名学校官网,白天录了个面试,晚上就泡温泉去了。结果一天都不到,温泉水还没烧开呢,连着四封拒信如同来复枪子弹一样打到我家门口QQ邮箱里。我想着,算了吧,反正横竖都是它,也无所谓了。当时的我铁了心,想着要是留在北大系统里,宁可继续生不如死,也不愿意再考一年。连着什么托福雅思SAT一块儿全都一股脑解决了。可惜当时,许镜中,十七岁,正值被姑娘们玩的死去活来的年纪里,挤不出半点心思搞什么考试。就拿SAT举例吧。考前当晚正儿八经漏的题,在我全知道答案的情况下,满分2400,我考了一千二百八。


我就知道自己干不了这行。


但是十七岁的许满山并没有灰心丧气,他还是继续玩着他的乐队,没日没夜的喝着大酒,仿佛这些朋克的岁月不是Patti Smith发明的一样。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女权主义象征着性解放;也不知道黑塞的自毁倾向从哪儿而来。但十七岁的许明火明白,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帮他决定着什么。就像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所将前往的虚空之境到底有何存在的意义,但是他铁了心从不后悔自己已经做过的事儿。因为如果为了一个什么不是很特别的东西后悔真的是言情剧里太烂俗的剧情了。而且还不够经典,如果要致敬经典,至少要模仿名侦探柯南里的过山车杀人事件吧,我想着。


这样的决心给我带来了不少不必要的麻烦,也让我染上了伤害他人的瘾。


随着时间的过去,我逐渐变得不再会跟别人死磕艺术概念的对错,也不太在意自己一个月花了多少钱。因为我发现无论如何我总能被一瓶还凑合的酒就轻易打发了。而至于伤害别人这件事儿,这是一个特别容易能在在乎你的人身上找到自我完成感的性感小动作。我为了伤害自己,不惜绕了一大圈去伤害别人,其实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在他人眼里塑造一个完美无缺拥有自毁倾向的人。原因太简单了,因为自毁倾向的人格魅力是不言而喻的。这样姑奶奶们就会喜欢我,也许还能偶遇一两个富婆。道理很简单,只要对方对你产生兴趣,自然而然就会卸下防备。

在我再一次潜入一个完完全全地观察者视角以前,我还是愿意为党和国家的和平做一些琐碎的贡献。虽然听起来有点像激进派,但我说的贡献这里是指那些不容易被人群遗忘的人的存在。我努力的尝试记起他们或多或少发生的生活状态或者围绕这些人周边经历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事儿,从而弥补自身上下无法自负盈亏的那些恶劣缺点。同时,我宁愿相信这些人都是真真实实地存活着的从而说服自己不在人流拥挤的地方厌恶社会的排他性。这样极度政治正确的思想一直存在着我的心里,从而使我尽力克制着表达着自己的精英主义偏见。从小,我妈就总是教育我说要把意见放在肚子里。我花了十几年,都没找到肚子的具体位置在哪。直到今年四月底,逐渐发福的我才被点醒,肚子是在肚脐眼以下生殖器以上差不多中间的位置。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这部分叫腰。


也恰好说明这之前我一直没好好吃饭;这说明人不能安逸,安逸使人发胖。


天真烂漫的事情从来都与我无关,我只会在最恰好的时候哭出来,扮演悲剧小说里俗套女主角的角色,因为这一切全都是被命运过誉的设计好的存在,因为这一条条时间线描述着每一个精准但又不可控的变量。因为我们太过在乎而搞砸的事情数不胜数,也是无比小心谨慎的就如同那一年在7号线地下通道里回头看着我的你,你的眼里看着你的姑娘和过去那些在纽约杂七杂八的故事。


之后你流了一地晶莹的烂俗眼泪,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说,“我想你了。”

然后我也哭着说,“是啊,遇见你们太好了。”

除非我真的这么觉得,不然我永远找不到肚脐眼下方具体的位置。

“You gotta have some guts to say that.”

“Yeah no for sure.”

10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