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日记的标题应有怎么样的特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作比以往更费神了。“就如同整天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电影里的他如是说道。我总想着说可以静下心来,我也确实感受到自己脑海中的自己在逐渐扭曲转动。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念想出现在脑海:那时我突然对自己说,你想当个成年人,还是想继续当个孩子?


可我知道我缺少成年人应该有的自觉性。


九月份我搬到了Cambridge,哈佛大学边儿上。租了间1917年建的老公寓。公寓土黄色的外墙,高五层,东南向。每天早上起床,阳光舒服安逸着穿过树荫,照在地毯上。因为当时窗帘没买对型号(所以只能遮一半)但没错的,窗外有一颗树,看样子年龄也不小了。这就算是和那整搓整搓浮躁的生活说再见了。 后来穆清和胡迪来波士顿找过我,跟原来没什么大区别,大家都挺好的不是吗。


我想到这公寓,比我太姥姥(奶奶的母亲,我家老爷子的外婆,生于1914年,那时候清朝刚翻篇儿。今年105岁,健在。)小一点儿。我想起我小时候还在部队大院的时候,进门右手边那间充满阳光的房子,太姥姥一个人静悄悄的织着毛衣。她看着我,在她的凉席(竹子织成的席子,夏季用来降温)上滚来滚去。部队大院的屋子里,有明亮的向南的窗子。窗外有一棵树,阳光安逸着穿过树荫。每到季节老爷子会带着我小姑他们去打安春。我爷爷在院子外里杀鸡放血(为了不让我奶奶看见而特意避开)。晚上会吃保姆做的土鸡。大姑会嫌弃我爸和小姑在菜碗里乱扒,我爸会不以为然,小姑的前夫会看着大家偷笑。


儿时的记忆没有太多好坏是非之分,都明码标价稀稀落落摆在一起,如同一堆分不清正反的幻灯片。我不会再记得几岁的时候翻墙头给隔壁韩国小女生过生日,也不会记得当时喜欢的女孩儿穿的什么样的花裙子。对啊,那是一个毫无性别概念政治观念无论对错无论开心与难过的年纪。一切都是从心的。我不会记得多少难过,多少快乐。这让现在我的有些失落。你看,小时候的我是个虚无主义:你看,在人拥有自我意识之前生命本身的意义是不存在的。


我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张湿纸巾擦擦手上的汗和键盘上的不知道吃的哪儿来的炸鸡,对着胸口摸了半天,没摸到心的位置。


时候不一样了,我想着。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作比以往更费神了。”

4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