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Insomnia

“Insomnia”

    我从二十一街送他到JFK,他在进登机口前的室外长廊点上一根烟,默默看着前方流动的车和恍惚中的光,昨晚我和他在中国城的湖南餐馆,点了一份他家乡的小炒肉,还有酸菜鱼片汤。那天,他穿的像个刚从Williamsburg走出来的地下摇滚。

    “你走之前,纽约如愿以偿的,下雪了。”

    “之前两年,出于某些原因。”

    “It was over.”

    “我知道,我都知道。”

    “别瞎想了。”

    飞机离开停机坪,心里挂着的铃铛叮叮作响。叹了口气,蒸气从口中呕出,为全球变暖增加了一丝贡献。

    五彩斑斓的光呈现在眼前,然后被白雾笼罩。

    “心里戴着镣铐的人行走四方,足上戴着镣铐的人回到家乡。”

    “两年了,还是什么都没变。”

    “这是你要的感觉吗?”

    “可能是,我说不上来。”她皱了一下眉头,险些打破一个玻璃杯,“可我得先走了。”

    就像从最开始,根本没人愿意为你买单。你们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因此而改变什么。无时不刻在外人看来体贴的照顾,也根本没有进入你的故事。最后顶多换来一句,“老许,我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挺生气的。”

    “不被人理解,是我唯一骄傲的一件事情。”

    “所以,你也没有必要去讨好他人。”

    幽蓝色的阳光从马连道西路打破了云层,西河边老年人散步遛弯的公园,护城河边上被行人走的坑坑洼洼的瓷砖,母亲厨房的案板和背影,刚洗好的还有熟悉洗衣液味道床单,还有父亲喉咙里的血。挂在我床边的吊兰,玻璃缸里,水下乳白色的根茎互相交缠,冷空气穿过旁边没有支架的文竹,阳光变暖,在玻璃的斜切角度反射着柔和的光线。窗外还是那一片一直毫无进展的施工工地,被众人所期望的大楼也没有拔地而起。我仿佛看见了在芝加哥城市楼宇之间穿梭的shuttle,与灰蒙蒙又肮脏不堪的空气。飞机降落到北京,什么也没有带来,什么也没有改变。

    “饿了吗?妈给你煮了饺子”

    在千纸鹤旁边搭上了笑笑的车,就像几年前我们拿着滑板在人大附中门口等撸撸的时候一样。“这首歌你得喜欢。” 笑笑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撸撸对着我傻笑。

    是 The Kooks 的 “Naive”。

    “嚯,时光飞逝,那一瓶儿两升的的酒,我们得喝了有三次。”

1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