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Matching Rings到底关联了什么

雪的形状是枝桠伸展的极小的冰,片状打在她脸上,帽子上的绒毛和围巾里被寒风浸没的红着的脸颊。她哈出一口热气,搓了搓手,点上一根烟。在Bronx以北的一个车站,等把烟屁股踩灭以后,八点十五分,她上了从那个时间到Penn Station 唯一的一辆Shuttle。车窗外是雪和厌恶雪的人。延误了两个小时以后,她从Grand Central Terminal 的门口走出,再次点上一根烟,抽完之后随即伸手打了一辆出租,沿着Lexinton Ave一路开到21街。

打开门,我给她倒了一杯水,她一屁股坐在暖气片旁边的已经被坐的有些变形的豆袋沙发上,摘掉围巾。

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她说:“我觉得,爱是局部最优解。” 

“幻想从出生开始,你就能看到整个人生,这样一来,你会尝试改变任何东西吗?”

“还是就是拥抱它?”

我站了起来,往自己身上裹了件衣服。“上一次我跟别人说,时间不是线性的,还是什么时候。”

“我还记得,那时候的你,经常坐在床头,幻想着自己过完了整个人生。”

“Whether you believe or not, 对,我看到了那些东西。那些朋友,家人,爱人。那些过去一切的地方;那些回忆,她拥抱我的时候的样子;放荡不羁的年纪;多愁善感的年纪。”

“无论怎么说……”

“嗯…… Insomnia”

“Then it looked wounded up, in the mad house; in my daughter’s madhouse, in my princess’ madhouse, and then I cross the ocean, and then I find the way home.”

趴在Williamsburg桥下的栅栏,三十万吨的河水从脚下的钢铁栅栏里汹涌着流向大西洋,不含有任何氧气的血液在头部顺着风流过的血管乱窜,结成冰的雪粘在泥土的表面。

“爱,是你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证明。”

“所以……接受爱,也要去爱别人。”

“我爱你,我恨你。”

“世界上能有什么比,我不爱你,我不恨你,更令人难过的事情呢……人最害怕的不是去爱;去恨;被爱;被恨,而是单纯的失去关联。”

“你是谁?”

“所以你知道,从一开始,我对别人,都无所谓的。”

“Don’t trust people in a cyber world.”

“这倒不是,只是不想一厢情愿的,做个好人罢了。”

“你挺他妈混蛋的。”

“我知道。”

她抱着我,放声大哭。

“为什么……”

我叹了口气,挣脱她,“为了创造不必要的麻烦。”

随后,她转身离开了。

最后,她问道,“只要我不联系你,你就永远不会主动联系我,对吗?”

“嗯。”我挥了挥食指上的戒指,“诺,我早就和你说了,这只是种生活方式。”

1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