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NON浪漫主义

Updated: Mar 30, 2018

 北京的男孩儿走路喜欢踮着脚走,当然还得是多少有几分外八字,最好还能背上双肩或者是跨包,包里装着一切基本的军事物资,相机,纸巾,矿泉水,几块糖,笔和小本子。可能一件外套,必要的证件,可以换的备用的袜子和内裤。哦当然,如果这是在北京,还要有口罩和避孕套。如果想去咖啡,最好背包里能装个笔记本电脑,充电线充电宝。穿着保暖防寒防水的冲锋服,和防水防风的尼龙制裤子,一双长靴,就可以游走四方了。如果实在人潮之中,或者是城市里,最好还能有从领子里延伸出来的耳机。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最好的最好的音乐是toccatina,因为这样我就可以背着包踮着脚随意外八字开心的走路了。而节拍刚好也符合步伐和心理上的Lowkey looking for drama,再不济等下雨了,我就找个咖啡坐一下午,修修图,玩玩手机,看看窗外的人和车什么的。前提这的是在东边的北京。在西边会走到脚疼也找不到你想要的地方。但是如果是在纽约,就彻底的不一样了。

    “其实我是离不开北京的,哪怕心里痛骂这个鬼地方一万遍,每次也都是老老实实回去,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链条。”

    “我的旅行也不是像他们一样,为了出门去玩,纯粹是为了换换心情,或者是换个城市生活一段时间。这方面,你我都有共同点,我们都选择了纽约。”

    “其实还有一个很好玩的事情,你之前感觉自己想了很多遍的问题,无比百般坚定的自己,也会再洗了个热水澡舒缓了自己以后变的不知所措。”

    “所以有句话说得很对,任何时候人都要学会藏住锋芒。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心境。你在这个城市,你就体会得到这样的心境,你不在就不能。就像……”

    “你喜欢迈阿密,而我喜欢芝加哥。”

    “正是如此。”

    “来根烟吗?”

    “算了……你知道的。”

    “你好像,戒了很久了……”

    我记得那天喝酒喝到凌晨五点多,大多数人都散去了,也有的人先睡着了,Jy在我旁边静静的躺着,举着她的红酒杯,然后Larry坐在我对面。宿醉醒来以后,沙发上被edgar的烟头烧穿了一个洞,桌面地板一片狼藉。大波妹帮我收拾了屋子,然后叫上了越酱和臧老师我们去吃了Futago,他们看起来都很开心。然后回来的路上,我和阿7走在被冷风包裹的纽约的街头,就像最早我们在北京,在广州,在上海,杭州……在放着音乐,读着Huston Smith。笔记在之间游离,感觉回到了Chelsea Hotel。然后东东发过来一条微信,迷迷糊糊我就睡着……

    “不能被人理解是我唯一的自豪,这种孤独包裹着我,越发像一头猪。”

    “我喜欢沉默不语,沉默会让我所做的一切暴力行径从性质上合理化。”

    窗台上插在啤酒瓶里的干燥的花,地上散落一地的酒瓶,饮水机滴滴答答下落着的乳汁,还有往下垂着的眼眸。

    “睡醒了,可以继续去睡一下试试,你想想,你辜负了多少人。你还忘了,你身边需要你的事情。”

    虫子爬上了老式皮革上的铆钉,衣服侧旁的帆布刚刚补上一个大洞。很多人根本没有自己的观点和品位,他们只是想顺着鄙视链往上爬而已。

    “刚才……你想说什么来着?”

    “如果我到时候结婚的话,是肯定会给你发请帖的……”她哽咽了一下,“你不来也没关系,我肯定不会伤心失望和难过。”

    我想了想,“不早了,早点回去吧。” 便站起了身。

    她也站了起来,“我说,你不来也没关系,是因为……如果我这么说,你就应该会来吧……”然后她转身离去,拨弄着门上的锁。

    “你的门怎么开?”

    我把她不小心关上的锁打开,然后对她说道:

    “其实,有些东西,从最开始就没上锁。”

2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