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PYX))!(@0183

后来从中关村的楼顶上吹完晚风下来,我问lulu说,奔三了你受什么感受?lulu说他有点沮丧,我说我也很沮丧。他说我们的沮丧可能不是一种沮丧,他觉得北京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对于我们的北京了。我说,我是觉得我们拼死拼活在世界一线城市比如纽约多伦多,花费上百万奋斗在风口浪尖儿上的那些东西,你回到家乡,却发现和身边的人竟然没有一点儿区别。你们拥有着一样的肤色,说着一样的语言,吃着一样的东西,干着一样的事情,花着一样的货币。他说对,我们每天都开始发愁很多事情,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只知道几点回家就好了。

我拉着东东走进五道营胡同里那家再熟悉不过的店,喝了半杯又匆匆跑掉,生怕自己再一次陷入年轻男女之间的小情愫。忧怀叹感着,然后走上街道。熟悉的人一个都不在了,门口还是像原来一样,特别不容易打到出租车。好不容易打上了,然后车开上西二环,一路吹着雾霾,混沌着到家;脑海里都是被震出来的蚊音和啸叫。心里安慰着自己,没事儿。人还是熟悉的人,地方还是熟悉的地方,可是存在于照片里的那些时刻,跟我却一点儿关系也没有。那就先这样吧,万一都会过去呢;也许还有下一个王倩呢?

“我已经不知道会说出什么了。”

“至少这些年男人们都在跟我谈条件,而且希望我不要有想法。”

“年轻的时候很多人都是雌雄同体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物质,不知道会属于谁,有各种不稳定的气味儿……然而我已经是女人了,没人把幻想放在我身上了……我可能是那一瞬间,符合了她们的某个幻想,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你不当回事,我也只会笑。”

“挺好……挺好。”

夏天的典型就是人们开始莫名其妙的游离,开心或者难过,总往一方面积极着多愁善感。

“你无法让我觉得难过,上次是为我自己,我觉得我很愚蠢。”

“因为你觉得我愚蠢得无可救药,你以为我在自作聪明。”

“我做了什么坏事呢?”

“因为你太伤心了,你都快哭了。”

“即便你送我花我也可能恰好握在了刺上。但这又代表什么呢?”

我说不出话了。

我幻想风沉雨露,也幻想虹国光流;沉醉三森的雌性,流转时光中的Indica;我幻想人性悲悯与罪恶的深渊,深渊也凝视着我的幻想。孤独只是瞬息,你的肉体也无法挽回的过去。我问你知道我究竟想要什么吗,你不言,离去。回眸惊情眼里看我三分硫氰酸盐调味生老病死忧别离我debuff十年,中毒,找不回王倩。

“我一直是在回忆里认识人的……要是你不喜欢我可以道歉。”

“没事儿,我已经……接受了,你不用道歉,我也没想。相反,我还拿你开玩笑来着。”

“我习惯了,开吧……我也一直拿自己开玩笑。”

1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