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Fangwei Xu

Transfer From

 “我喜欢在大街上闲逛,无所事事。在成人的世界中有一种被忽略的安全感。只要不仰视,看到的都是胸以下的部分,不必为长得太丑的人难过,也不必为人间喜怒哀乐分心。一旦卷入拥挤的人流,天空翳暗,密不透风,奋力挣扎才冲出重围。人小的好处是视角独特:镀镍门把上自己变形的脸,玻璃橱窗里重重的人影,无数只脚踩踏的烟头,一张糖纸沿马路牙起落,自行车辐条上的阳光,公共汽车一闪一闪的尾灯……

    ……每个孩子天生都有很多幻觉,这幻觉和光与影,和想象的空间,甚至和身体状态都有关系。孩子长大后,多半都会忘了,世间社会习俗只是系统强迫他们忘却,似乎那是进入成人世界的条件。”                                                                ——北岛《城门开》

    “行了,别喝了。”她合上红酒瓶口锋利的木塞子,连同我僵硬的四肢,一起塞入心底高山下着甘洌的雪的黑色犁沟。红色的漆从挂着铜环的狮子嘴旁边被风吹下,石景山的雪沾着空气里沉着的水蒸气和霾尘蹭着摩擦着青色的大理石砖。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正拎着布袋走出老墙根胡同十三号院。

    “你说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什么时候才能兑现。” 你仿佛要绝杀我。

    “我说,等我回纽约的吧。”

    “行,那到时候,你再想来找我,就来东安市场。”

    东安市场在2016年11月被当作外来人口的重点区,以影响北京市二环中央行政区发展的名义,彻底被处分疏散了。

    “那后来,你是怎么找到她的?”Wilson喝了一口瓶里剩了一小半的野格,惺忪地看着我。

    说实话,我没去找她。我在当年最早送给她的书的末页早就写满了道别的话。能见度不足一米的雾霾让我确信,和她的再次相遇,实际上和我差劲的酒量没有任何关系。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我在纽约,空手抢劫了一辆巴士,我觉得司机完全是为了给我面子,才把车让给我的……后来我开着这辆车横冲直撞,撞进了州立监狱的围墙。”

    “然后呢?”Wilson 噗嗤一声乐了出来。

    “然后,几个条子把我抓了起来,审了我两天两夜……剩下你都知道了,蹲了15天耗子以后,我被遣反回国。”

    “嚯,听起来很精彩。”

    “不,精彩的还在后面,”我喝了一口Wilson杯子里的野格,继续说道,“你猜怎么着,我下了飞机以后,从人潮汹涌的接机大部队中穿过去的时候。”

    “你看见了她?”

    “对,那感觉就像……说不上来。”

    “人群中的人。”

    “Right.”

    剩下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我如愿以偿的长大成人,用了更多时间去面对和处理烦恼,而对于那些世俗,或者那些鳞次栉比的幻想,全都抛在脑后。就像白色的野猫,没干透的油漆和长椅,晦涩难懂的青年书写的诗歌。

    Wilson把目光移开我手上的酒杯,看着吧台上盛放小食的玻璃器皿,说到:“其实对于北京,我已经比你更了解了。”

    我笑了出来:“你说说看。”

    “你说的东安市场,在六十年代初就改名翻建成了东风市场,是中国最早的百货商店。同时,那些你喜欢的光的迷宫,电灯,汽灯,和蜡烛交织的神秘莫测,扑朔迷离也都消失不见了。我还知道,对于你来说,那些光线才是你的时钟里的指针。”

    我即将走出名为笙歌霓裳的酒吧,和Wilson道别之前,我和他说,“你不仅比我了解北京,你还越来越了解我的北京。下次带你去鼓楼东大街转一转。”

    “好,等下次什么时候你从纽约回来,没有雾霾了,就来这家笙歌霓裳找我。”

    “‘Yeah,sure,’ I said. I looked at Trina. She smiled something at me, and I walked out the door and down the stairs and out into the cold street, thinking. What a blank that was. I should have known, nothing is run the same, nothing stays the same. You can’t make yesterday come back today.”                                                          -Piri Thomas ”Down These Mean Streets”

10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两年、光锥和钝角

回想起来,好像自己快几年没写点什么东西了。今天偶然间看到一条抖音上的“现身说法”。发视频的人说,一个人写日记的习惯能让他时刻保持一颗追求挑战的心。还能励志,时刻提醒激励自己。当然了,我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在我长达十年的日记书写里程中,从来没觉得这玩意能激励自己。顶多就是能自慰自慰。 首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杂碎了,我就不一一赘述。我先讲感受,再将观点带进去。寄望于我的说法不会太沉坠啰嗦,所以我列了

短想12

滚烫的热水,蒸汽缓缓上升。我喝了最后一口啤酒。电风扇在空调房里打转,风吹着汗,汗下浸着我刚洗的头发。 操他妈的长沙,一身通畅问就是说是吃出来的:米粉,辣椒,剁辣椒,小米蕉,擂辣椒,虎皮青椒;馋嘴蛙,小龙虾,嗦螺;然后再腹泻,漫长的腹泻。浑身是汗的腹泻,拉肚子的时候要刷着手机上的快速消费短视频。腿特长的姑娘,啤酒,查酒驾的女交警,还是啤酒,还是腿特长的小姑娘娘,别看了,看多了晃得我眼晕。那大腿我眼晕

世纪末触突式抑郁症

两天三夜的路程比我想象的要好熬一些,飞机也还算稳当。荷兰航空的屌逼机长迎着雷暴起飞,飞机大!宽敞!我一个人一排,我横着躺,我仰面朝天,我四仰八叉,我改革开放。 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后,我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傻不傻,买什么英航的头等舱。这下好了,钱卡一边儿不说,人还遭罪。 挺意想不到的是,上海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不出意外的话,直到我离开,还会再下一个星期。我以为是晴天呢!和我六年前写的并无太大出入,上海是潮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